文场恩怨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文场恩怨 >

819讲话两周年祭:网上境内外敌对势力已基本完成串联

时间:2015-08-26 13:19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1231 评论:0条
36K

  网上的境内外敌对势力,已基本完成串联;一些媒体已走上新自由主义的不归路;一些领导干部深受新自由主义的洗脑,已迷失了方向。
  
  原标题:819讲话两周年祭:【让我们正视问题,重拾民心!】
  
  今天,是习大大819重要讲话两周年。不见官方大张旗鼓的深入总结和宣传,只见国内各种舆情愈演愈烈。值此之际,作为一名爱国者,有些话,不吐不快!草拟此文,以作个人纪念,也算抛砖引玉,和大家一起分享交流!
  
  近几年,各类重大舆情此起披伏。从乌坎事件到香港占中,从柴静事件到文登事件,从昆山到天津,舆情愈演愈烈。我们甚至感觉到:网上的境内外敌对势力,已基本完成串联;一些媒体已走上新自由主义的不归路;一些领导干部深受新自由主义的洗脑,已迷失了方向。
  
  原因何在?我们又该怎么办?让我们一起来梳理以下几个问题,或许能找到几分答案!
  
  问题一:为什么经济高速发展必然伴随重大舆情?
  
  现在有个现象,要值得各地主要领导深入思考。那就是,越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地方,舆情越是多、越是复杂,越是重大。难道,经济的发展,必然诱导矛盾的产生和激化?必然会出现强烈的对抗?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看,我们党的宗旨。
  
  我们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实现人民的利益,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是衡量我们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是否正确的最高标准。
  
  我们全心全意搞经济建设,经济上去了,结果,民心失去了,这是为什么?按理说,发展地方经济可以造福一方百姓,应该受到地方百姓的大力支持才对啊。
  
  问题的答案,或许就在习大大819讲话的第一句: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改革开放后,我们提倡“黑猫白猫,只要会抓老鼠就是好猫”,但某种程度上却忽略了“各级党委在经济建设中的领导地位”。于是,各地党委部门中,除了组织部门因为管着官帽子,其他诸如宣传部门、统战部门都不断被边缘化。在各级局办中,党委书记重心工作放在经济建设上,除了干部升迁自己抓,其他党的工作都扔给了副局长兼副书记,平时很少过问。在最基层,我们的党组织甚至有点力不从心。譬如一些发达地区的农村,“小混混”和大老板相联合,通过各种手段选上村长,一起蚕食村级集体经济,权力远远大于党委书记,甚至还带着村民和上级党委政府对着干。
  
  长此以往,难免导致“意识形态工作”被忽视,难免忘记了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是“为了人民”。有些地方,在项目引进时,不听民意,不重视群众的思想引导,缺乏舆情意识。甚至到了产生对抗时,才让宣传部门知道有这么一个项目,才让宣传部门去处置舆情。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宣传部门纵是神仙也难以处置这种疑难杂症。
  
  问题二:我们该怎么看待并管理媒体?
  
  媒体是什么?我们该怎么管理媒体?
  
  在西方,媒体由曾经的“民主守门神”已演变成财团的“政治大喇叭”:一方面,财团通过政治献金,推出自己的政客;另一方面,财团收购媒体,并通过自己的媒体为自己的政客鼓吹,并打压对手,让自己的政客成功竞选,好让竞选上的政客为自己的财团谋利益。
  
  这一点,越来越多的领导干部看清楚了!但是,另外一点,还有很多领导、很多网友,没有看清楚,那就是西方一些敌对势力一直在利用本国和他国的媒体,向其他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渗透。
  
  这种服务于意识形态渗透的媒体,除了新闻媒体,其实还有很多,譬如人与人之间的口头交流,理论书籍,产品广告,电影电视等等,某种程度上讲,只要有文字、声音、画面的一切都是。这种意识形态渗透的最高手段,就是“悄无声息”、“滴水穿石”、“因势利导”。正是这种慢性毒药,加上“去意识形态化”、去“政治斗争化”,让苏联中招,顺利被推翻。
  
  在我国,媒体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表现又是如何呢?我认为有三大问题:一是媒体市场化后导致党性淡化。为了广告,缺乏底线意识和大局意识。这在新媒体上,表现的更明显:加多宝炒作、柴静事件传播、道听途说内容的转播等等。二是对党的喉舌认识模糊不清。晚报、都市报、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官方账号算不算党的喉舌?答案毫无疑问,肯定是!但是,管的够不够到位?这值得反思。三是媒体的管控力有待提高。对党报党刊党台,现在是管得住领导任免,偶尔管不住媒体的内容,基本管不住记者编辑的内心。对新媒体,我们缺乏科学的管理机制。以微信为例,全国有数亿的微信公众号,光凭广东一地管理,再多的人也管不住。现在基本是事后追责。实际上追责的同时,政治类内容已完成传播,达到了其政治目的。客观上但又未将新媒体实行属地化管理,分担广东一地的压力,便于地方线上管住媒体、线下管住办媒体的人。这些问题,其实就是淡化“党的意识形态阵地意识”的体现。也正是这些问题的存在,才导致我们的媒体让敌对势力有机可乘。四是传播的水平有待提高。如何让媒体更接地气地传播党的声音,我们还没跨越这道门槛。正是一些不接地气的宣传,导致年轻一代远离我们党的喉舌,导致我们意识形态阵地步步失守。
  
  这些问题,我们必须面对和经历!因为: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前所未有,必须坚持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激发全社会团结奋进的强大力量。关键是要提高质量和水平,把握好时、度、效,增强吸引力和感染力,让群众爱听爱看、产生共鸣,充分发挥正面宣传鼓舞人、激励人的作用。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帮助干部群众划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认识。
  
  问题三:我们要重视民心的争夺。
  
  俗语讲:“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现实社会中,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反特权、反腐败、八项规定、三严三实教育等等,已得到广大人民的肯定,民心再次高度回归中。但,在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中,如何获得更多的网络民心,还需要我们再次深入思考和实践。
  
  那么,究竟是那些势力,通过各种手段,在争夺我们的民心呢?个人觉得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极端宗教组织。邪教、极端的个别教派,因其反人类,太极端,大家都认识到了,并不是太可怕。最可怕的是一些潜伏在正规教派里、带有政治目的、怀着险恶用心的组织或个人。平时他们披着神圣的外衣,但背地里他们与境外势力串联、违背宗教管理条例和相关法律,借机蛊惑教友和法律、和政府对抗。这些别有用心机构或个人,目前在网上看,已具备强大的号召力和信众基础。
  
  他们争夺人心的手段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充分利用新媒体,突破“宗教场所传教”的限制。他们通过网站、博客、微博、电子版通讯等传媒,以及媒体沙龙、媒体论坛等线下互动活动为载体,公开传教,妄图让教派产生更强的社会影响力、动员力。二是吸引并掌控经济界人士,贮备足够的经济基础。他们在中国企业界倡导仆人领导模式。透过某某工商领导力论坛、国内外联合培养的领导学硕士学位课程、领导学证书课程、各种企业家海外游学和管理培训课程,打着帮助企业家和职业人士提升自身领导力,帮助企业和机构提高内部团队领导力和外部市场领导力的幌子,吸引更多不信教企业界人士的加入,实现抱团。三是将触角伸向教育系统。他们通过联络国内外教育专家,培养师资,打着“敬虔、专业、爱心、奉献”的幌子,妄图培育并兴起中国新一代学校的校长,进而将“他们的理想”延续于下一代身上。同时在节假日,公然违背法律,组织学生到教堂参加夏令营。
  
  二是部分非法NGO、公知和伪慈善人。非法NGO总是和慈善一起出现。他们要么以资助学术为由,以名和利为诱惑,吸引学者和达人,将其打造成“公知”,要么以资助贫困为由,将部分大V培育成代理人。通过潜移默化、长期洗脑,将这些代理人,培育成传播西方新自由主义思想甚至反动思想的主力军。他们身披慈善家、著名学者或网络意见领袖的外衣,在网上,发表夹带各种“私货”的言论,对广大网友和粉丝进行洗脑。因为其的慈善或学术外衣,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导致网友和粉丝难以理性甄别,引起思想混乱。
  
  三是政治营销号和推墙党。政治营销号,往往将境外各种谣言、攻击党委政府的段子,“翻墙”后进行二次包装,然后在国内隐蔽传播。一方面,这些段子充分利用中国文字的特色,进行了“无害化”处理,深具迷惑性,且不易被监控,只有结合时势、历史,甚至在独特的语言环境下,才能被发现。另一方面,因其内容刺激,深受网友(包括部分党员领导干部)喜欢,主动帮助他转发传播。而推墙党们,往往也是利用这些段子,进行有意识的传播。同时,这些政治营销号和推墙党,利用QQ群、微信群、易信群,进行串联,实现利益共享、消息共通,相互协作,一起传播。
  
  这些问题,到底怎么解?这或许是一个历史命题,有待上层深入梳理,逐步破解。期待:全党动手,各级党委都负起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加强对宣传思想领域重大问题的分析研判和重大战略性任务的统筹指导,不断提高领导宣传思想工作能力和水平。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动员各条战线各个部门一起来做,把宣传思想工作同各个领域的行政管理、行业管理、社会管理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
  
  更期待,明年的819,我们一起大规模纪念!五年后,我们一起庆祝819的伟大胜利!(作者:东海老鲵)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