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场恩怨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文场恩怨 >

公正评价耀邦同志:不老的政治逗比

时间:2015-04-24 11:31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3339 评论:0条
36K

  “原本想让自己幽默风趣,结果让自己变成了逗比”——佚名网友
  
  逗比是一个网络用语,这里直接照抄百度百科里面的解释:挺逗的二比。简单的说,就是说某个人很逗,有点犯二犯傻,有点可爱。随着它的使用范围逐步扩大,越来越多人将它用作中性词。老僧确实曾看到很多网友自称或者说自嘲为“逗比”,因此我认为这个词并非纯粹的贬义词,在不同场合具有不同的涵义。犹太人有一句谚语:“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在上帝看来,人类本身就是一逗比;而在佛陀眼里,人类诸想,不过是“颠倒妄想以为其本”,也就是把假的当真的,一本正经的扮演着各种虚妄的角色,也是逗比行为。所以,我们大家其实都是逗比,不过耀邦同志显得更突出一些而已。
  
  最近几年特别喜欢两个公众人物,只要他们出来老僧就来劲,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基本上属于应激反应。其中一个演技稍差,但胜在皮厚,七八十岁了还经常打着“某某人长子”的旗号行事,脸皮没有达到一定厚度是断然不行的,自己都该当爷爷了还总打他老子的名头,这得有多萌才能从小一直卖到老啊?萌翻中国,唯有此君。当然,胡德平君的萌也许可以绝后,但一定不能空前,因为他前面还有他爹,我们敬爱的耀邦同志。最近看到耀邦同志的家属要求“公正评价”耀邦,其他人怎么公正评价老僧管不着,不过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老僧在这里就以最大的善意来谈谈我对耀邦同志的看法。说好听一点,我们的耀邦同志就是一“政治萌物”,多么的天真多么的可爱;当然,根据上文对“逗比”这个词的定义和理解,耀邦同志就是一个政治逗比,而且是永远不老的,政治觉悟一直停留在他的青少年时代——始终在模仿,从来不超越。
  
  对于政治人物来说,最大的悲哀不是失败,也不是被敌人憎恨,而是被对手热烈欢呼拥戴。曾经有某球队在客场踢球,主场观众用最大的热情支持客队的某位球员——原因很简单,这位球员总摆乌龙。这种情况下,欢呼声掌声其实是最大的羞辱,最最最最可悲的是,当事人居然还不知道这是羞辱而乐在其中,这样逆天的“智慧”得多少年才能出一个啊?但我们有幸,居然在我们人类这短短的生命周期中就看到了这么一个——耀邦同志。按照官方的评价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如果官方的这一结论正确,耀邦同志的家属也认可,那么如今他被一群以“反华反共”者欢呼拥戴,这其实是对耀邦同志最大的侮辱,官方在共产主义方向上将他捧得越高,那么他被反共人士拥戴的事实就会将他摔得越狠。无论怎样,被对手鼓掌欢呼都是一种耻辱——除非他本来就是一个逗乐的逗比。当然,这还不算最逗的,最逗的其实是一群人危襟正坐、满脸严肃的去纪念这一政治萌物,于是整个场景就产生了更加让人捧腹的效果。怎么看都是一群逗比去纪念另外一个逗比——除非他们能扯下自己的遮羞布公然“出柜”(公开自己的同性恋性倾向)。如今,国军频频为“共军”叫好,这些在场上表演着的“共”军不很象是一群逗比吗?
  
  说耀邦同志是“不老的”政治逗比,这“不老的”三个字是有渊源的,不老也可以说成是“永远年轻”,当然也可以说成是长不大,孩子气,也可以说成是天真,这位当了二十多年团中央书记的人物,确实永远年轻,和他的工作对象保持着一致,这也许是他的职业赋予他的特征。德国心理学家荣格将这种“永远年轻”的性格称之为“永恒少年”,洋文是“Puer Aeternus”,我们的耀邦同志就是一位“Puer Aeternus”,他的思想、行为都具有“永恒少年”的特点。公正的说——耀邦同志就是不老的政治逗比。(文章有部分删节)作者:渡痴禅师
  
  更多关于毛泽东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