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事志怪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哇事志怪 >

党校教授为何反毛反党?!

时间:2015-03-17 09:09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2705 评论:0条
36K

  作者:三峡人家
  
  党校教授反毛反党,虽然表面上看是个悖论,却是真真切切的事实,过去人们很不理解。近日,我偶然翻看了一本题目叫《学习毛泽东哲学思想》的书(1982年3月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这是供全党全民学习毛泽东哲学思想而编写的一本辅导读物。第一篇文章就是原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的大作——〈从历史决议〉谈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学习和研究(这里的〈历史决议〉是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作为首篇,当然具有统领全书的作用。它是站在什么立场用什么思想去统领的呢?引出几段龚副校长的高论,就知道了。
  
  “《决议》在阐述毛泽东思想产生的历史背景的时候,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和我们党内曾经盛行过的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所作的批评,比起过去要明朗得多了”。
  
  “教条化”是《决议》中的用词,它不仅仅是指教条主义,一个“化”字表明比一般人们所理解的教条主义更普遍更严重。所谓“要明朗得多了”具有特定的内涵。过去反对教条主义是毛泽东发起和领导的,只反对生吞活剥马克思主义词句,只反生搬硬套苏联经验,并不反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现在,他们认为毛泽东也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主要指的是毛泽东盲目地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并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顽固坚持阶级斗争,毛泽东的这两点恰恰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他们为了反对毛泽东,人为地无中生有地把反对教条主义泛化了,连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不要了。以反对“教条主义”为名反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修正主义者的贯用伎俩,邓小平自然不会例外。而龚育之不过是一个抬轿子、吹喇叭的吹鼓手而已。因此对毛泽东先扣上“教条主义”的帽子然后加以否定,就是〈决议〉的立场,也是龚育之的立场,即反马列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立场。
  
  “〈决议〉在阐述毛泽东思想的形成的时候,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结合的过程是由中国共产党的集体来完成的,这个结合的科学产物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是克服前一时期个人崇拜盛行的影响,摆正个人同集体、个人同党的关系的结果,这是《决议》的一大特色,一大前进。”
  
  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必须先有理论上的结合,即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创造出既符合马列主义基本原则又适合中国情况的新理论。从创造新理论而言,必须具备两个先决条件:第一,必须对马列主义有全面的深刻的理解;第二,必须对中国实际有全面而正确的把握,否则“结合”就是纸上谈兵。在共产党集体内不要说多数人不具备这个条件,就是陈独秀、王明、张国涛、刘少奇、邓小平等等这些曾经的大人物也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中国革命的历史证明,能担当此重任的唯有毛泽东,他的一系列光辉著作就是这种“结合”的光辉典范和丰硕成果。其他共产党人及革命人民只是从实践层面上参与了这种“结合”,并且是经过毛泽东思想的引领才实现这种结合的。所以,“集体智慧结晶论”是非常荒唐的论调!照他们的逻辑推而广之,因为任何个人的思想都离不开人类社会整体,我们能说任何个人的思想都是人类集体智慧的结晶吗?能说马克思主义就是全世界无产者集体智慧的结晶吗?显然不能!这里混淆了实践和理论的界线,把实践等同于理论,认为只要参加了某种实践就有理由去分享别人在这方面的理论成果,这是十足的强盗逻辑。一个人的思想,包括了他吸收、改造、加工过的别人的思想,但一经改造加工之后,就变成了他自已的思想,而不能说是别人的或是集体的思想了。难道这还是一个深奥的理论问题吗?为什么连邓小平、龚育之这样的大人物都不懂呢?后面的文字就露出狐狸尾巴了,说提出“集体智慧的结晶”的观点就是为了“克服”“个人崇拜”,“摆正个人同集体、个人同党的关系”,这分明就是针对毛泽东。首先对毛泽东的崇拜是人民崇拜,不是毛泽东要求的,而是人民自发自愿的,你们反得了吗?其次,难道把毛泽东的理论成果均分给大家,“个人崇拜”就反掉了?反到今天却反出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毛泽东热,崇拜毛泽东的人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个人同集体、个人同党的关系不是“摆正”了,而是许多党员巧取豪夺,化公为私,贪腐遍地了?他们反对“个人崇拜”、“摆正关系”是假,反对毛泽东,复辟资本主义才是真。
  
  “强调毛泽东思想是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集体智慧的科学总结,是集体完成的历史过程的科学产物,是集体得到的科学成果,这样来论述毛泽东思想,就可以把它同这个集体的任何个人(包括毛泽东同志本人)离开这个集体科学成果的错误区别开来。”
  
  这里翻来复去地说了五个“集体”,还是一个意思,毛泽东思想属于共产党集体,不属于毛泽东本人。所谓“区别”就是“切割”,或者说叫“修正”,对毛泽东思想进行外科手术式的切割(修正),他们认为正确的就是毛泽东思想,归集体所有;错误的不叫毛泽东思想,归毛泽东个人。是成绩的大家有份;是问题的毛泽东“负主要责任”,其他人负没有“反对”的责任,实际是没有责任。邓小平真是太聪明,这样既能否定了毛泽东还能踏着巨人的肩膀抬高自已,真是妙不可言!聪明反被聪明误,历史将证明:邓小平的最大悲剧就在于否定毛泽东,为此他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龚育之跟着人云亦云,不过表明他是一个毫无独立思想的跟屁虫而已。
  
  “这样来定义毛泽东思想,违不违背一分为二的科学方法呢?不!作这种区别,恰恰是一分为二。”
  
  龚育之在为《决议》抹粉,贴上哲学的标签,这是徒劳的。毛泽东思想,简明地说就是毛泽东的思想,进一步说就是毛泽东的思想、理论、观点、主张等的集合。这其中既包括了毛泽东的正确的思想,也包括了他们所谓的毛泽东的“错误”思想,这才是一分为二。按他们的说法,毛泽东思想中只包括正确的东西,错误的东西不属于毛泽东思想,何来一分为二呢?连一、二就分不清的人有什么能力来谈哲学呢?龚育之斩钉截铁的语气,不容质疑的态度,不过是强加于人的霸道行径而已!作为党校副校长、教授、博师生导师,这种不遗余力地趋炎附势、阿谀逢迎的政治态度,能教出怎样的学生是可想而知的。
  
  “毛泽东同志晚年犯错误的思想上的根源,这是我们要认真研究的重要课题。但是我们不把这些称作毛泽东哲学思想。”
  
  这里提到了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任何人的错误总可以找到哲学上的根源,毛泽东晚年犯了如此“严重错误”,必然有明显的哲学上的根源。遗憾的是他们至今没有告诉人们这个根源是什么。只用“不把这些称作毛泽东哲学思想”来搪塞,可见江郎才尽,黔驴技穷!毛泽东“晚年错误”不过是他们杜撰出来的错误,指的是毛泽东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这个理论的哲学基础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依据的是对立统一规律,承认矛盾的普遍性和绝对性,承认矛盾的斗争推动事物的发展。只有站在这样的哲学高度才能深该理解继续革命理论,它就是毛泽东“晚年错误”唯一的哲学根源,除此之外还能找出其它的什么哲学根源吗?他们过去找不到,现在找不到,将来永远也找不到!
  
  “说晚年错误,不是说以前没有过错误。以前也有过错误,比较起来不足道。就该着重指出的,是晚年所犯的错误。”
  
  这实际上就是邓小平“只干不说”,或“只干半说”的意思,但有所突破。晚年错误是他们的突破口,全盘否定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为什么把毛泽东的所谓“晚年错误”作为突破口,因为不否定毛泽东的晚年,复辟资本主义就寸步难行。先否定晚年,把复辟“事业”开启再说,然后随着复辟的进程一步一步地全盘否定毛泽东。改革开放三十几年的实践难道不是这样吗?邓小平在退休之后不是还在交待后继者重评毛泽东吗?因为龚育之是十一大至十五大文件起草者之一,知道内情,为了显示自已的地位,突破了邓小平“只干不说”,或“只干半说”策略,直接提出“以前的错误”,在此泄露了要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天机”。
  
  其实作为一名实事求是的正直的学者,在此可以直接谈如何学习毛泽东哲学思想,没有必要牵强附会地去同《决议》挂钩,没有必要迫不及待地去赶反毛非毛这个时髦。这下好了,自已的反动和自私暴露无遗了。
  
  龚育之的立场就是跟着《决议》这个本本,继续反毛非毛。反毛必然导至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铁律。他的这篇文章是1981年10月在桂林全国毛泽东哲学思想学术讨论会、12月在北京全国党校第二届党史年会上发言的摘录,尔后又收录在《学习毛泽东哲学思想》一书中发行全国。可见其影响的层次之高,范围之广,时间之久远。这是一篇打着学习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幌子反对毛泽东思想的典型。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党校教授反毛反党的说法很正确,但不完全。应当说是邓小平及其泡制的〈决议〉先反毛反党,而党校的吹鼓手们在跟着反毛反党。反毛反党的源头在〈决议〉在邓小平,而不在党校。党校教授反毛反党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它是修正主义路线占统治地位后的一个必然现象。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从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开刀,从他所泡制的《决议》开刀。但是党校自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央党校是轮训培训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干部的最高学府,是学习、研究、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重要阵地和党性锻炼的熔炉。因此它必须有坚定的无产阶级的立场、鲜明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科学的唯物辩证法的方法。可是他们能够担当吗?再看看几个例子吧:
  
  蔡霞,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全国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北京市党建研究部特邀研究员,曾获中央党校优秀教学奖,优秀科研奖,北京灵山杯优秀党课奖。就是这样一位中央党校“优秀”得不能再优秀的教授,居然为网络谣言大V薛蛮子、秦火火鸣不平,认为当局不应对其造谣生事进行制裁,侵犯了“个人隐私”。她究竟站在哪个阶级的立场上为哪个阶级说话,不是一清二楚吗?党校还是无产阶级政党的党校吗?这样的人把持党建研究,将把党引向何方呢?
  
  王长江,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博师生导师,公开发表一篇名叫《党的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文章,鼓吹要保护党员的自身利益。现在有一些共产党员,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却是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暴发户,他们非法获得的暴利的确是一种“客观存在”,但这不是应该保护的“客观存在”,而是应当清算的“客观存在”。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已,因此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解放全人类,除此之外不应当有什么特殊的自身利益。这种公开背叛无产阶级的谬论,竟以中央党校教授的名义堂而皇之的登堂亮相,这是应该的吗?
  
  周天勇,中央党校教授,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他在自已的微博中向中央和教育部建议,“在大中专学生的课程中取消这个论,那个论”,胡说什么“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棚,宣传剥削压迫的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很明显他是要取消大中专学校中的马列主义课程。这是明目张胆地反对宣传马列主义,反对无产阶级的觉醒和对资产阶级的斗争。这是中央党校的光荣还是耻辱呢?
  
  现在的事实已经表明周天勇本身就是一个贪污索赂的腐败分子,中央党校里究竟网罗的是些什么人呢?中央党校如此,地方党校必然如此。各级党校是培养党的各级干部的阵地,这样的党校,它能培养出怎样的干部就可想而知了。
  
  不知是否有人作过这样的追踪调查,在外逃贪官中有多少人是各级党校毕业的?在已查出的大批腐败分子中有多少人是经过各级党校培训的?如果调查,一定是一个占有很大比例的数字,不说百分之百也是绝大多数。因为上党校学习是提拨各级干部的一个基本环节。他们的腐败与各级党校的教育有直接关系,因为有龚育之这样的校领导,有蔡霞、王长江、周天勇等这样的教授,导师、怎能不培养出反马列,反无产阶级革命的阶级异已分子呢?事实表明,党校已在不同程度上沦为反毛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阵地和反革命分子、腐败分子成长的温床,各级党委和党校领导难道还能继续置若罔闻么?(2014.10.19)
  
  更多关于毛泽东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