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卖萌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莫名卖萌 >

​论银行滥发信用卡父母替儿女还债【治“恶意透支”者罪还得从源头上开始】

时间:2017-07-16 15:34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1995 评论:0条
36K

  治“恶意透支”者罪,而不问源头或者说“鼓励者”,确实有不公平的嫌疑。更为严重的是,根据相关法律解释,其实即使被起诉,还钱也基本没事。刑法似乎被利用成了银行讨债的一个手段。原文是,“恶意透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但在公安机关立案后人民法院判决宣告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情节显着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北京一中院的统计就是,在一审法院宣判前能够退赔全部或部分赃款的占案件总数的67%。而事实上,早有专家指出,发卡方和消费者之间的事情,怎么说都先是民事纠纷,动不动就用公检法来解决问题,实在有挥霍公共资源的潜在问题。…
  
  告别走投无路,应该允许“个人破产”,防范更大的社会性风险
  
  “个人破产”是让欠债人不会背负巨债,一辈子不得翻身,是一种救济
  
  对于这些身背卡债、无力偿还的“卡奴”,国际上一般通行的最后一条路是允许他们“个人破产”。而目前中国大陆只有“企业破产”没有“个人破产”,被称为一半的破产法。破产听着似乎很别扭或者丢面子,不过其实,它本质是一种救济。
  
  一般而言,多数无力还债的“卡奴”其实是社会弱势群体,倘若被举债压垮,还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道德风险,或者去“抢”,或者“自残”。而允许“个人破产”,其实是一种救济方式。美国曾经的调查是,大部分的申请破产者都是无力支付医疗费的因病致贫者等弱势群体。中国估计也八九不离十,就拿前文提到的北京一中院的统计来说,“在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案中,被告人多为无业的中青年男性,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61%的被告人在犯罪时处于无业状态,他们多以打零工、家庭救济作为收入来源,只有17%的被告人具有大学以上的教育经历。”所以,“个人破产”是对弱势群体的道德关怀。
  
  当然,救济也不止体现在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上。可能一说到破产,大家会想到香港艺人钟镇涛,他就申请过破产,2002年宣布破产,2006年解除破产令。并且,他在告别破产后,很快就通过勤奋工作,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开始赚钱。他的破产就会让人觉得和“弱势群体”不沾边,甚至会不理解。不过,破产的救济功能,其实最本质的是给予背负巨债的人一个“重生”的机会。而“重生”之后的举债人,能够重新融入社会,也有了能力为社会作出更多的贡献。否则,背债还不上,对于债权人和债务人来说,都是“一潭死水、了无生机”,对于社会而言也是如此。
  
  再来看这位父亲的诉求,“家里人替她还了钱,并不代表这个孩子有偿还能力,如果能把她拉黑就能杜绝以后再犯,既是对孩子本人负责,也是对国家财产负责。”而目前的情况是,银行并不同意这个父亲的请求。“个人破产制度”刚好能够满足,给予教育和警示,又不会让她翻不了身。…
  
  “个人破产”也是给予借债双方以约束,让其在借贷行为产生前就三思
  
  倘若有“个人破产”制度存在,银行在发信用卡之前会更加地慎重。事实上,监管机构早就注意到信用卡滥发无度,也三令五申,不过还是没有用。那么,“个人破产”制度的存在,不啻为在制度设计上的约束。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是约束,倘若申请破产,就不会发生这种父亲给各大银行写信求别发卡的事情。当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节衣缩食、简朴过日子,也是一次很好的“理财教育”,帮助杜绝大手大脚的消费习惯。在一些地方,成熟的“个人破产制度”还包括强制性参加由政府组织的金融理财课程教育。并且目前破产的主流发展方向已经转向积极型,不至于在破产期间受到太多牵制,什么都不能做。这方面下段有具体论述。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