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惊录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民生惊录 >

师从新加坡—中国改开的方向就错啦!

时间:2015-04-01 08:53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2277 评论:0条
36K

  李光耀的去世,让世人的眼光不由聚焦在新加坡。而当国人在凝注新加坡时,是否更应思考一个问题:中国的改开是学新加坡起步,是按新加坡模式发展,可回头看看师尊新加坡的30多年,到底有多少教训应汲取,选择的方向有没有发生颠覆性错误?!
  
  一、新加坡如何成为中国改开的鼻祖
  
  中国为什么选择新加坡为改开的榜样,新加坡怎么就成了教中国改开的师父,这就要从总设计师说起,或者说,是总设计师将新加坡抬上了师坛,是总设计师选择了以新加坡为改开方向,也是总设计师将李光耀的威望推向了顶峰。
  
  1、总设计师亲去新加坡登门求教。1978年,总设计师继访问了缅甸、尼泊尔、日本、泰国、马来西亚之后,开始了新加坡之旅。对这一系列的访问,《瞭望东方周刊》的定义是:《1978年邓小平决定对外开放的国事访问》,或者说,总设计师这一“周游列国”,是在为中国的改革开放选择学习的模式,是“决定对外开放的国事访问”。总设计师在日本日产公司参观讲了那句著名的话:“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那么,他在新加坡又怀哪些期待,又要弄懂什么?
  
  在新华社发稿《谦虚邓小平:1978年访问新加坡时向李光耀认错》一文,评价这次访问的成果:“这次新加坡之行,邓小平以他惊人的谦虚代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承认并改正了两个错误。一是改变保守自闭,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二是接受建议,不再搞革命输出,大大改善了中国的对外关系。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自我批评精神啊”(先不说这是夸人还是骂人,但中国放弃国际主义却就始于此,连李光耀都“很吃惊”,我一句话邓小平就抛弃了东南亚共产党,此命题另论)。
  
  总设计师回到北京几星期后,《人民日报》重点刊发介绍新加坡花园城市的经验。可见,总设计师访问新加坡,取来了寻求现代化的“真经”。
  
  2、学习新加坡模式成改开的起点。总设计师从新加坡归来,当时中央工作会议已开幕。他在闭幕会上作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对于经济,“自己不懂就要向懂行的人学习,向外国的先进管理方法学习。”总设计师把刚在日本、新加坡所见的管理体制一一罗列出来,还讲道:“我到新加坡去考察他们怎么利用外资。新加坡从外国人所设的工厂中获益。首先、外国企业根据净利所交的35%税额归国家所有;第二、劳动收入都归工人;第三、外国投资带动了服务业。这些都是(国家的)收入。”这里不仅交代了要学习新加坡模式,更明确了要重点学习新加坡什么。由此,中国的改开瞄着新加坡,开始了破浪扬帆!
  
  3、“南巡讲话”再提学习新加坡。改开进行了10年,也是学习新加坡模式10年后,1989年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六四风波”。无论全世界发生什么重大动荡,都不会没有美国鬼子作祟,这场风波无疑有美国鬼子深度介入搞鬼。但也有对赵紫阳强行推行私有制,强迫农村将每棵果树都要分到个人;边缘化毛泽东思想,大力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天怒人怨。特别是人们对改开出现的大规模腐败,特别是改开总设计师的公子,办“康华公司”搞“官倒”的极为愤恨。在各种矛盾交织中,爆发了“六四动乱”。而恰恰由于美国鬼子的捣鬼,使其性质变化,别无选择的必须进行清场平息,这使中国错过了一次对改开反思的重要时机。
  
  “六四动乱”平息了,但中国的改开到底怎么走?党内分歧很大,百姓更犯疑惑。对此,连总设计师都看明白了:“这两年改革开放的话不硬了,旗帜不鲜明了!”。就在这个关键点,1992年初,总设计师不失时机的做了南巡,并发表了“南巡讲话”。而令人诡异的是,如此重大的讲话,既没经中央讨论,也没经政治局批准,更没经中央文件印发,还没用中共中央机关报和机关刊物来发表,竟被深圳一家小报“非组织活动”的捅出来了。
  
  就在这次南巡讲话中,总设计师又没忘学习新加坡:“打击各种犯罪活动,扫除各种丑恶现象,手软不得。……不仅经济要上去,社会秩序、社会风气也要搞好,两个文明建设都要超过他们,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加坡的社会秩序算是好的,他们管得严,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这段讲话明明白白的讲到,不仅学新加坡的“经济奇迹”,也要学新加坡的社会治理,新加坡再一次被确立为改开全面学习的模式。
  
  1992年10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南巡讲话”为蓝本,江泽民总书记作了题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的报告,中国的改开产生了加速度!
  
  二、改开效法新加坡模式从方向上就错了
  
  选择,比什么都重要。南辕北辙,越努力相差越远。
  
  1、新加坡经济起飞的经验是什么。总设计师如此膜拜的新加坡经济起飞的经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集中起来就是一句话:建开发区(工业园区),吸引外资,实施出口导向型战略。说白了就是搞“两头在外”(原料在外、销售在外)的带料加工,挣点加工费。新加坡1961年开辟14.5平方公里成立亚洲最早的裕廊开发区,现达50平方公里,占新加坡工业园区面积90%。至2003年底,新加坡岛内已建30多工业园区,对GDP的直接贡献率为25%,雇佣了全国1/3以上劳力。这个经验也是“亚种四小龙”和“四小虎”的共同发展经验。
  
  2、新加坡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新加坡地理位置优越,位于马来半岛南端、马六甲海峡出入口,南隔新加坡海峡与印度尼西亚相望。新加坡早在独立前就是整个东南亚经济的中心枢纽,拥有超过欧洲平均水准,亚洲最好的基础设础。李光耀之流一再暗示新加坡过去既落后又孤立的破败城市,纯粹为树立家族独裁的神话天然的地理条件。也是世界最大的转口贸易中心、集装箱码头;新加坡又是旅游胜地,每年接待1000万游客等。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其能迅速开展“两头在外”的加工业所以说,“新加坡奇迹”是人为创造的,也是得天独厚的。
  
  3、新加坡模式也是冷战的产物。表面化的看,新加坡的经济起飞,是利用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吸引外国大量的资金和技术,利用本地廉价劳动力适时调整经济发展策略,但根本还在于新加坡一直是美国在马六甲海峡插下的一根钉子,一直得益于美国庇护。
  
  “韩战”后,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经济一度起飞,共同之处都是跟美国跑。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独立后仍沿用英国的政治立场。作为美国在亚太的前哨站,新加坡在巴掌大的地方,硬开发建设一个让美军驻扎的“樟宜”海空军基地,每年花巨资购买美国武装设备,为美军提供包括美国水兵陆上慰劳娱乐等后勤服务。在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随时候命。李光耀经常告诫新加坡人,必须以西方为马首是瞻。在很多对华重大问题上,新加坡都出卖中国。如,2004年陈水扁“台独”闹的正凶,中国所有驻外使领馆照会各国,如台独势力一旦通过“公投法”,中国将被迫做出反应。如此严重情势,李光耀的长子、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执意访台。中国外交部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作为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无论以何种形式、何种借口访台,都严重违背了新加坡政府关于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新加坡就是这样不断在冷战中搬弄是非,从中得益。
  
  三、照搬新加坡根本不符合中国国情
  
  照抄照搬外国的经验和模式,一直是中共的大忌,也吃过很多大亏。改开照搬新加坡模式,也与中国国情四大不符:
  
  一是“大”“小”不符。说起新加坡,台湾那个阿扁曾放言:不过“鼻屎”大。一时,舆论大哗。阿扁这“小瘪三”,虽话说的难听,但新加坡是弹丸之地,却是不争实。新加坡作为城市国家,陆域面积710平方公里,2014年公民及永久居民387万人。相比中国任何一个县,都比新加坡国土大。至于387万国民,也就中国地级鞍山市人口规模,连沈阳、大连都比不了。虽国家不分大小,都有学习借鉴之处,但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面积,有13亿人口,地区发展十分不平衡,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若照搬一个弹丸之地的城市国家发展模式,这能相符吗?蚂蚁的生存方式再特别,你让狮子怎么照搬?如果“一刀切”照搬,不是形而上学猖獗?
  
  二是“公”“私”不符。任何生产力都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中运行,任何的经济活动都要在一定的所有制中运行。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是共产党领导的公有制国家,还是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还是领导第三世界的社会主义大国。新加坡是私有制社会,甚至是“家族性”(李光耀父子)统治的社会。公有与私有的核心问题涉及分配,新加坡在劳资关系和财富分配上,从来都赤裸裸的完全倾向于雇主和富人。中国照搬新加坡的经验,分配中不也赤裸裸的完全倾向于雇主和富人,可这和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不相抵触?不是在改变社会主义?!而不研究分配关系,不研究明白改革中让谁受益,这改开的性质怎么确定?而新加坡不论怎么搞改开,也不会涉及国家性质改变。
  
  三是“独立”“依附”不符。周恩来1975年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在1980年建成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和独立自主的国民经济体系;在本世纪末(2000年)建成“四个现代化”。这“两个独立”和“一个四化”,就是中国应该追求的“强国梦”。可新加坡的经济奇迹,不过是一个葺尔小国主动推行的殖民地经济。连台湾作家李敖都指出:中国(大陆)“赶超世界绝不能走‘四小龙’发展殖民地经济之路。近一二十年来,中国一度采取了与四小龙相似的经济发展路线,即追求的是赚钱,而不是赶超。这些年来,中国利用外资建立了许多低水平加工工业,赚了一些钱,却没集中力量进行艰苦的技术赶超,导致中国的技术水平与西方的差距越来越大。”李敖的话没道理吗?毛泽东强调“独立自主”,勒着裤袋也要搞“两弹一星”,改开最初的20多年引进的外资,几乎都是以制鞋为龙头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尤以深圳为例,基本引进的都是中国内地各省的资金,西方的资金几乎引进为零。
  
  四是“点”“面”不符。学新加坡发展模式,方向就有问题,若又仅仅学到的是“点”,而不是“面”,更造成错上加错。我们的改开学习新加坡建工业园—引进外资,可新加坡的经济起飞根本不是在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而是在贯彻国家意志的中起飞,我们学习新加坡的国家体制了吗?
  
  新加坡国家意志体现三点:一是专制体制下发展。新加坡是李光耀家族的专制掌权,战后日本和“四小龙”的高速发展时期,都是实行专制国家,日本是自民党一党独霸天下,香港是殖民统治,台湾和韩国是军人独裁(菲律宾光荣实行了西式民主,选出的总统皆演员和美女,经济搞的“一团糟”)。二是掌控国家主要经济。新政府拥有或控制的企业(“政联公司”)在经济份额达60%以上,涵盖制造业、金融、贸易、造船、能源、电信等领域;掌控国家将近80%的土地,1966年新加坡制定了强制征用土地的法律,开始新加坡国有土地只有44%,到1985年,仅建屋发展局就拥有新加坡近75%的土地资源。三是国家意志无处不在。政府严禁百姓未结婚购房,政府严禁销售口香糖,政府严禁……。甚至严苛的反诽谤法律和更可怕的内安法,更严控舆论和言论。新加坡的诸种严禁,不饱受世界诟病?
  
  中国学习新加坡经验,对这最为重要的经验,为什么视而不见?不研究事物的特殊性,不研究事物存在的统一性,生吞活剥,生搬硬套,在改开中丧失国家意志,怎么能不自食恶果?
  
  四、生搬硬套新加坡经验的恶果连连
  
  什么“两头在外”、什么“经济特区”,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都曾搞过(台湾的蒋继国、韩国等也都搞过),华国锋1977年还参观考察过南斯拉夫、罗马尼亚的经济特区,并提出学习他们的特区经验。但中国总设计师最终选择了顶礼膜拜新加坡,而推行新加坡经验,都造成了什么恶果?
  
  1、独立自主地的工业体系迅速瓦解。2010年人民日报《外国资本控制中国的后患在加剧》:“由于我国长达30年的开放和引资,加上给予外资超国民待遇,使外国资本和跨国公司在中国已经形成控制和遏制之势。控制了中国的主要行业和利润,东道国的人民反而成了血汗工仔,这样的招商引资是应该遏制的。外资在国家产业中的份额超过20%,即为安全警戒线,截至2008年底,外资在我国产业中的份额已达到30%多。”
  
  2011年人民日报评论:《决定现代化命运的重大抉择——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增长高度依赖国际市场,外贸依存度从改革开放之初的9.7%上升到目前的60%,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一旦危机席卷全球、外部需求急剧下滑,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就必然因为出口的自由落体式滑落而失去平衡。”“‘世界工厂’的光环,掩不住90%的出口商品是贴牌产品的尴尬。”
  
  而且,外国资本控制了中国28个产业中的21个产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随着外资规模的日益扩大,其向我国经济核心领域的延伸,抽空中国经济的弊端日益显着”。仅从人民日报的痛陈,还不足以显现学习新加坡,造成中国的独立自主遭到多严重的丧失?
  
  2、科技发展水平出现大幅度滑坡。毛泽东:“我国是一个大国,世界上有的东西,我们不能样样都有,但是重要的东西,如飞机和汽车,我们就一定要有。”而推行“两头在外”,就为贪图挣点加工费的眼前小利,我们强行下马了大飞机“运10”项目。1980年9月26日,“运10”已首飞,甚至从成都试航过拉萨,性能无任何问题,却因种种变故最终被搁置。如果大飞机项目正式生产,一年就能产生一万亿的产值,能顶多少开发区?与大飞机同时下马的,还有大红旗轿车的开发,大红旗轿车的研发水平,当时已领先日韩,若坚持下去能产生的年产值,都不止一万亿。1978年一声“春雷”中下马的,还有远程轰炸机、大型军用运输机、“093,094”核潜艇、直-7等数百高精尖项目。与毛泽东时代像下饺子般,频频曝出高精尖科技成果相比,改开最初的20多年,中国的科技发展全面停滞,一片静谧。
  
  3、经济结构严重失衡到已成严重经济危机。如何让中国地区间平衡发展,这是毛泽东时代重点抓的一个问题,特别通过“三线”建设,地区发展趋向平衡。新加坡是个港口城市,搞什么都不存在人口大流动。而在中国推行市场经济,在沿海地区搞“两头在外”的加工业,又放任人口流动不管,造成几亿中西部人口向沿海地区大流动。这更加剧地区间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不平衡、资金积累不平衡、信息流通不平衡等等,也加剧了运输业的危机,而这种巨大的不平衡,将成为发展经济更加难以调整的恶果,仅每年的“春运”就是几万亿的钱扔到路上,就是共和国的灾难。
  
  4、各种丑恶现象猛然沉渣泛起。学新加坡的经济发展经验,又只学皮毛,只抓经济,不学新加坡的法制和贯彻国家意志。在“一切向钱看”的鼓动下,中国一下就涌现出几千万的妓女,那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长期、常年保持几千万的妓女大军春光不败;走私贩私更凶猛异常,不仅个人走私、集团走私,更严重的是军队走私,地方政府领导走私。到朱镕基上任时交代广东:只要能打掉走私船,需要巡洋舰,我都给你们造!什么黑社会、制毒贩毒、艾滋病、全民高利贷、全民赌博、产业化贩卖妇女儿童,制假售假等等,可以说,全世界能看到的丑恶现象,都在中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演,政府全都视而不见,甚至怂恿!直到1992年总设计师才提出学习新加坡的法治,但丑恶现象已势如猛虎,全社会道德沦丧已是天塌东南;到了1986年邓小平才提出:“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可社会道德沦丧已一泻千里!
  
  5、乱建开发区已成巨大的“黑洞”。中国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始建于1984年底,现国家批准的开发区就达79个,随后,全国的省市县乡镇到处都建开发区,什么省级、市级、县级开发区,而且,名目繁多,什么边境合作区、出口加工区、工业园区、高新技术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农业高新区、金融开发区等等。山东省光省级开发区就有161个,济南市一个市就有8个省级开发区,有的一个县就建几个开发区,甚至乡镇都建开发区。中国有近2900个行政县区(1636个县),374个地级市,近8万个乡镇,全国建设的开发区至少也有几万个。这些开发区对外招商如何出卖祖宗、如何出卖百姓且不讲,各地建开发区没泛滥成灾?有几个有实际效益?有多少是跑马圈地?有多少是“鬼区”?有多少是劳民伤财?有多少已堕落成为骗局?
  
  6、成为灌输殖民地意识的中共党校。自打改开以新加坡为师,新加坡这下可抖起来了,成了中共学习的圣地,仅中国在新加坡开办的各种学习班,就名目繁多难以胜数,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交巨额费用去接受洗礼的“高官班”和“市长班”,一期一期的到新加坡培训,新加坡俨然成了中共在海外的党校。可发展经济能离开政治吗?中国的改开学新加坡发展经验,就不顾及其政治立场?而将新加坡作为“党校”大批轮训官员,他们到底都学到了什么?有没有送去被洗脑?
  
  总之,战略问题历来是一个政党、一支军队的根本性问题。一旦战略指导发生了偏差,局部的成功、细节的完美,都改变不了出现颓势。选择师从新加坡搞改开,方向就错了,而其产生的恶果还在不断凸显!(来源:网络)
  
  更多关于毛泽东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