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情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离奇情爱 >

十年寒窗图个啥?谁制造了无产者个体悲哀

时间:2015-04-28 09:15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1721 评论:0条
36K

  近日,一位自清华大学计算机应用工程毕业的IT工作者在公司租住的酒店内悄然告别人世。经过法医鉴定,这位名叫张斌的死者是因为饱受长期的、巨大的工作压力的摧残,因过度劳累猝死。
  
  这位因过度劳累猝死的IT工作者今年只有36岁,年富力强的他并没有能实现事业腾飞的梦想以及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愿望。英年早逝的他留给亲人的,只有诉不完的苦与哭不尽的泪。
  
  事实上,人们对于近年来员工因过度劳累而猝死的事件已经屡见不鲜。在金融从业者和IT工作者中,因工作压力而患病甚至猝死、轻生也已经是家常便饭。这不免引起了一些自诩是“局外人”的家伙的哂笑——所谓“白领”不是像老板一样有大把的钞票可以数吗?怎么他们中间还有人会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精神崩溃呢?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技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在资本统治一切的当今世界,结合资本全球化的契机,资本本身实现了与科学技术的紧密结合。资本的增值已经越来越依赖于科学技术这个新兴的载体,而科学技术的发展也越来越演化并趋近为资本增值的间接手段。这一现象便催生了IT等高科技新兴行业。
  
  然而,资本的增值总是要以剥削剩余价值为前提的,因此,在这些高科技行业领域,便产生了一批新时代背景下的被剥削者,他们大多有着较高的学历,具备较强的工作能力和科学知识水平,主要从事高强度的脑力劳动。结合他们所具备的这些特点,我们可以形象地把这群人称为“脑力无产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至于这些高技术、高能力、高学历的新兴社会群体到底是否属于无产阶级阵营,我们不妨来做如下的分析:
  
  据报道,IT行业的强势集团百度公司2013年净利润约为105亿。百度公司共雇佣约4万人,那么这4万人该年度平均约为百度创造了26。25万利润。然而根据北京大学理工科类专业硕士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来看,从事IT业的工作者平均年薪约为19。6万元。那么,这余下的一部分钱都去了哪里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十分显然——钱都到了老板的腰包里。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劳动创造价值。老板们不是坐在办公室里逍遥自在地喝茶看报,就是为了盈利而不断地参与投资和运营资本,使得资本得到增值。很显然,前者的确是不劳而获,后者的所谓“劳动”则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生产力进步没有直接的促进作用。简而言之,老板们除过不劳而获之外,往往也只是从事着一些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没有太大帮助的不必要劳动。
  
  老板们没有经过劳动就无偿占有他人劳动价值,这样的的客观行为,怎能不叫做“剥削”?那么,那些所谓的“白领”是否受到了剥削,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十分显然了。更加显然的是,“白领”们与广大的体力工人同时都要面对住房、养老和医疗的巨大问题,受到“地主”和官僚的压迫和医疗资本的剥削。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白领”确实只是一个新兴领域内的工人,他们和体力工人们别无二致,都属于无产阶级。
  
  不得不承认的是,资产阶级对待脑力无产者们的方式确实称得上是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的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里程碑。脑力无产者往往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资产阶级在对他们的教育过程中反复渗透着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念,这就使得实际处在无产阶级地位的脑力无产者往往有着资产阶级的阶级立场。他们虽然被上司和老板无限制地压榨,却始终笃信着剥削有功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虽然前途渺茫,却始终相信不懈的努力可以使他们出人头地;他们往往还会因为自己从事工作的高技术性而鄙视体力劳动者,认为自己代表了全人类最优秀的那一部分群体。资产阶级通过意识形态的教育和宣传,将极少数通过个人奋斗获得“成功”——我们暂且将获得剥削别人的权利称作“成功”——的人奉为脑力无产者们的圭臬。脑力无产者们意图改变个人命运却往往会发现目标遥不可及,因而其结果不是在幻想中沉沦,就是在努力奋斗中甘愿接受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
  
  高精尖的科学技术往往能够使得资本得到飞跃式的增值,因此新兴行业的利润收益是十分可观的。这就不难解释脑力无产者们普遍待遇较为优厚的原因——蛋糕做大了,剩饭自然也就多了。然而谁又能否认这种经济上的高收益并不能掩盖实际上存在的剥削关系呢?“拿命换钱”的脑力无产者们牺牲了一切对自由和幸福的向往,牺牲了自己的创造力,将自己的劳动力出卖为价格不那么低贱的商品,使得自己沦为资本的奴隶,却又凭借着资产阶级向他们灌输的意识形态,在消费主义和平庸主义的漩涡中聊以自慰——一言以蔽之,资本主义社会使得人成为了自以为是人的机器。
  
  许许多多的事实使得我们其实并不难发现脑力无产者和体力无产者在诸多方面的相似性与一致性。他们同样通过各自的劳动创造了整个人类世界;他们同样出卖着劳动力,同样被剥削着剩余价值;他们同样希望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他们在工作之余聊以消遣的方式虽载体不同却又何其相似;老板对因工受伤或死亡的他们同样从不问津……资本主义社会在物质上使得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都成为了无产阶级。
  
  无产者创造了价值却又被剥夺了价值;无产者热爱劳动却又不得不从事着异化劳动;无产者向往自由却又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下挣不脱牢笼和枷锁……正如马克思所讲,“资本主义社会自由的不是人,而是资本”,无产者在资本主义社会能够获得的绝不是他们所憧憬的自由和幸福,而是披着幸福、自由的外衣的实质上是剥削和压迫的各种形式的异化状态。
  
  在资产阶级掌控社会经济政治权利的今天,无产者中的个体想要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想要通过个人的努力实现那可怜的、自私的、有限的乐趣只会使得人成为失去创造力的智能机器。而即便他们改变了所谓“命运”,实现了所谓“成功”,也只不过是与现有的资产阶级分享了一部分剥削权利而已,即便我们姑且认为这样的“成功”是有意义的,那么,实现了“成功”无产者们又怎能确定自己在成功之后不会进一步因为资本的增值而产生新的异化状态?
  
  总而言之,正是资本主义制度决定了人类的普遍异化状态。
  
  身为资本主义制度卫道士的资产阶级永远不可能自觉自愿地交出本属于无产阶级的财富,也不可能良心发现后自觉自主地帮助无产阶级结束长久的异化状态。无产者想要真正结束各种形式的异化状态并实现自己的自由和幸福,就必须共同团结起来,共同从物质上否定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并进而逐渐消灭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作者:左志勍)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