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怵事故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惊怵事故 >

郭一平:官场上腐败得已经容不下好人了

时间:2015-06-10 17:54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14405 评论:3条
36K

  一个纪委书记与河南作家郭一平一席谈,原话摘录:
  
  物资局一个副局长,秘密派人到北京告状。无疑,别说跑到北京,就是跑到联合国,最后还得由当地解决。
  
  这就是中国目前信访体制的天然祸害——你告哪个单位,最后落到哪个单位为你解决;你告谁,最后落到谁为你解决;原发地在哪儿,解决也在哪儿。这就是中国“冤案累累”却解决不了的真正根源,也是层层举报腐败不仅没有结果反而遭遇打击报复的根子。
  
  上边不直接解决,推给下边,下边本身就是腐败的源头,也是冤案的制造者,解决个球!你敢重复上访,就该挨打,甚至被关了。
  
  闲话不说了,单说这县委书记得知副局长告状的事,发了大脾气。是不是副局长告了这个县委书记?不是,他告的是这个县里县委副书记。
  
  现在的官场上都是“狗练蛋”,肮脏事都扯在一块儿的。真告倒了一个人,得牵扯到100个人,一个县里官场几乎无人不小心,因此,大家都一个劲吹牛逼,没有人真正反腐败。若有一个人真心反腐败,就会遭遇到集体围攻,“被自杀”、“抑郁死”也是平常事儿。
  
  因为现在的腐败,都是集体腐败。如果官场上大家都干净,就只有你郭一平一个人腐败,那你根本就腐败不成,只有大家都腐败,你腐败起来才有安全感。官场上混的,大家都懂这个理儿。
  
  于是,现在的常态是,大家都腐败,互相包庇,互相支持,死保对方等于死保自己。在这方面,官场上都很讲“义气”,够哥们儿。县委书记要是在某个工程项目上,收钱1000万,在收钱之前,他会主动对开发商说:“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得集体研究。还有张某某、王某某……你跟他们去说和说和,这样我的工作也好做。”聪明人不用多说,开发商就会把县委书记提到的这些人等一网打尽。反过来说,如果你县委书记“被窝子放屁——独吞”,好处一个人全占了,大家都盯着你,你还真没那个胆量!这些年落马的官员,都是一掂一串子,原因也在于此。www.hashiliu.com
  
  话还得说回来。那天,县委召集各单位正副职,在县委小礼堂开会。讲到中间,谈到了维稳问题,县委书记忽然大发雷霆:“一个家庭吵吵闹闹,日子过不好;一个县里,大家互相捣鼓,工作也开展不好。最近,有人还到了北京去告状。我知道是谁,不点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捣个啥?还不赶快写个辞职报告,还等着我们撵你下台吗?”(这个副局长当时正在台下坐着,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县委书记依然怒气不息:“装个什么B,谁不知道谁呀?麻拉个一,谁说自己是干净的,有种就站出来!”会场寂静得能听见心跳声,没有一个人大声出气。
  
  县委书记说这话当然是有根据的。2005年,前任县委书记,还有一个副书记落马,被判刑。检察机关得知,全县80多个科级干部都给他们送钱买官。
  
  现在有人说,既然卖官者抓起来了,买官者为啥不往下查?问这话的就是外行了。
  
  举个例子吧,你郭一平卖官下台了,几十个人从你手里买了官帽。你一下台,来了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也不会去查。为什么?我来问几个问题,你就明白了。
  
  其一,你郭二平、郭三平是如何当上的,你难道真的是干净的?
  
  其二,你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真的没有花钱?你花了钱,靠什么收回投资?也就是说,你不准备利用腐败收回投资?
  
  其三,那郭一平当初为什么出事了?难道是因为买官卖官?
  
  不是,那是他的官场关系链出现了断裂或松动之故也。
  
  什么是官场关系链呢?A当了大官,就会把B一帮子上提上去;B上去又把C一帮子提上去;C上去了,又把D一帮子提上去了……也就是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整个官场就是一个由人际关系织成的大网。这张网不是由“正义的追求、共同的理想”凝结成的,也不是在法律法规制约下组成的。这样,问题就出来了,他们之间为了利益,这个利益主要是钱、权、女人等,就会互相斗争,残酷厮杀之惨烈程度,不亚于原始丛林的动物王国。但他们对付百姓,却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团结起来“共同对民”,坑民害民忽悠民。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丝的平静。
  
  这你明白了吧,那郭一平当初被抓,不是因为买官卖官,也不是因为腐败,而是他的上游官场博弈的结果。说这话,一般人也许不信。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
  
  原江苏徐州市委组织部长陆正方卖官,上百美女官员为了得到升迁同他上过床。只要是个人,不是个禽兽,脑子没问题,就会想:那组织部长只有对官员的举荐考察权,但没有决定权,2009年陆正方落马了,可那些掌握官员生杀予夺大权的幕后人是谁,有几个,为什么没有事儿?再说,陆正方任组织部长期间,都提拔了谁?提拔了多少?这些人,是不是像中组部部长李源潮说的那样“赔了夫人又折兵”?
  
  为此,矿业大学教授王培荣,列举了几十个明显的买官者,还是现任,都正干着。也点出了陆正方的上级,并且拿出了证据。可怜的是,王教授为了实名举报,丢了工作,时时处于危险之境,随时有生命之危。他曾给中央高层写过信,我想,中央大员,他几乎写了个遍。凭王教授的性格,他应该会是这样的,而且也不止一次。正当他准备绝食反腐败时(网上公开声明,若不查他所举报的腐败分子,于2010年10月绝食至死),江苏省才稍有些动静,安抚一下王教授。至于最后会不会查,查不查彻底,天知道!
  
  全国是不是只有徐州一地官场是这样呢?全国其它地方都是干净的吗?你自己想吧。
  
  官场上的肮脏事儿,八天八夜也讲不完,比黑社会还黑,比黑社会还神妙诡秘。外表看上去,一派升平景象。
  
  讲到这里,你该明白了,那郭二平、郭三平若上台了,决不会去查当初向郭一平买过官的人。因为他郭二平、郭三平们不是干净的,何不利用别人的把柄威慑众人?反过来说,他要是真一个劲查下去,也没他的好处。关系纵横,指不定会触动哪根官场神经,让他身败名裂。他何苦呢?经济上对县委书记有GDP考核指标,反腐败也没下任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果真是吃饱撑的了?就说那省委书记们吧,薄书记打黑反腐败,全国那么多的省委书记咋不干?难道说,他们省里没有腐败,没有文强?
  
  反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砸碎生产腐败官员的“流水生产线”。要砸碎这个生产线,就得象当前共产党打天下时用的一用即灵的“核武器”——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教育群众,甚至还要武装群众,让他们去选官,评官,决定官员的升降和去留。否则,说其它的,句句都是忽悠。贪官的“流水生产线”不除,你把中国官场的官员换完也不行,你把官杀完也不行。贪官固然可恨,但腐败的根子不在他们身上,而在于贪官生产线。
  
  当今官场腐败的程度,一般人不可想象——腐败到几无人不腐败,无官不腐败;腐败到已经没有人主持正义了,腐败到“李刚”这样的人,官场集体为他开脱而没人说句公道话的地步。除了百姓呐喊,还有什么?网民的呐喊,已经没人理了。网民的呐喊要真管用,那徐州市两年前就该官场地震了。
  
  现在,官场上容忍腐败分子,但容不下执政为民的好官,更容不下反腐败的官员。大家都是腐败分子,谁反腐败谁就是另类。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搞12年免费教育以及全民免费医疗,已经成功了,全国人民正等着神木模式推向全国。没想,那些陕西官场上,禽兽官员动议拿掉了郭宝成,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个理由。这是最明显的对中国人民民意的公然强奸。至到如今,中国人民议论纷纷,到底是哪个禽兽拿掉了郭宝成,什么理由?连一个字的交代也没有。你说如今官民对立,老百姓骂官,到底怪谁?
  
  官场上可以让一个个因不作为乱作为酿成重大社会事件的官员复出一百回,但不容许你反腐败的正义之士,也容不得真心执政为民的好官员!这就是眼下的中国!(来源:新浪博客)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1. 匿名说道:

    这就是共贪党

  2. 匿名说道:

    这种体制下好人不当官,当官无好人!

  3. 匿名说道:

    我们所处的时代,仍然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告诉我们:帝国主义时代就是几个帝国主义国家根据实力瓜分世界和根据彼此实力的消长变化而重新瓜分世界。列宁的“帝国主义就是垄断,就是商品,特别是资本的输出”的定义并没有过时。虽然“特色国”一方面是资本的被输出国,但另一方面却也对全球进行了它广泛的资本输出,其他资本输出国反之亦然。如美国对全世界进行资本输出,但也同时是西欧、日本、中国等资本的被输出国。这是资本主义交往方式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一个特点。资本就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生产关系,资本的输出,就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生产关系的输出,也就是压迫关系的输出。根据“特色国”的面向全世界的资本输出的现实,它现在已经演变为一个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的国家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变成一个新的压迫国家。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