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怵事故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惊怵事故 >

“四人帮”后人下场被曝光:女儿竟被人搞成这样

时间:2015-03-28 11:42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14221 评论:2条
36K

  1976年10月6日粉碎“四人帮”,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四人帮”倒台,必然会“殃及”他们的家人。但至于到底发生了哪些事,至今仍鲜为人知。
  
  张春桥母亲选择自杀
  
  1981年1月,张春桥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
  
  张春桥的妻子原名李淑芳,1916年生人,1943年被分配到北岳区党委宣传部任宣传干事,由此结识了张春桥。1943年日军大“扫荡”时李被捕叛变,后改名文静。文静给张春桥生了4个孩子,三女一男。
  
  据说,两人感情不错,张春桥爱抽烟,也喜欢喝酒,文静也抽烟喝酒陪着他;张春桥夜间工作时,文静通知厨师做夜餐。而在“文革”中,仕途看好的张春桥决心与文静“一刀两断”。在张春桥被捕入狱前,两人正在闹离婚。两人的离婚虽经中央批准,但没有公开。
  
  张春桥受审照片,他的态度十分狂妄,但他家人的下场就很悲惨了
  
  1998年1月,张春桥保外就医后,文静仍与其一起生活了最后几年。
  
  姚文元女儿遭地方官员“避嫌”
  
  姚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他45岁入狱,1996年刑满时,已是65岁。而在“四人帮”之中,姚文元是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那是在2005年12月23日,姚文元因糖尿病去世。他和妻子葬在一起,但墓碑上没有他的名字。
  
  姚文元的妻子金英,于1996年8月19日病逝。金英病逝时,姚文元尚在服刑期间——离刑满只有一个多月。姚文元被捕之后,金英回到上海。姚家不再住在康平路中共上海市委机关宿舍里,而是在上海卢湾区一所普通民宅里。
  
  金英也已不在原单位工作,调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单位,只是挂名而已,从未上班,长期请病假在家,很少外出。
  
  姚文元的父亲姚蓬子是诗人,也写过小说,曾与丁玲一起创办左联刊物《北斗》。1986年起,姚文元继承了姚篷子的部分遗产,由妻子代管,作为家属去探监、妻子治病和子女学习的费用。姚文元的3个女儿中,有一个是残疾人,生活相当贫困。
  
  姚文元的女儿不乏同情者,但仍生活在其父带来的阴影中。有一次当地居委会举办了一个联欢会,居委会干部对外再三强调,姚文元的女儿和其父已“划清界限”,否则也不会让她参加联欢会。然而,即便如此,听说有姚的女儿参加,一些获邀的地方官员最后仍拒绝出席这个联欢会。
  
  王洪文被带出法庭,尽管没有戴手铐,但身后紧紧跟着两个法警,据称王洪文曾经试图自杀
  
  王洪文老家房子被村里强拆
  
  1932年,王洪文出生在吉林长春西新乡开源村。王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小时候,因为家庭贫苦,王洪文没读过书,只念了3个月的《百家姓》。17岁那年,他参军离开家,除转业那年(1958年)回过家乡一趟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他参军的第3年,父亲王国胜因肺病去世。他被押进秦城监狱的第5年,母亲王杨氏因病去世。
  
  王洪文是长子,下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王洪文的弟弟妹妹及其后代,都是普通工人、农民。二弟王洪武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早些年在村里当过队长,后来又当了村里的治保主任。
  
  王洪文进了北京后,王家在当地成了旺族,王洪武也成了让人刮目相看的人物,常常有村里乡里的人来请他出去帮着办事。王洪文的母亲也受到了村里乡里人的尊敬,乡里有许多次开会,都把王洪文的母亲请去,让老太太坐在主席台的正中,上台下台、上厕所都让红卫兵搀扶着。
  
  1974年,王家扒了旧房想盖新房,王洪武托人买来砖瓦、木料,村里说要帮着盖房子。王洪武的母亲做事小心谨慎,不同意村里帮着盖,怕有什么影响。可村里却非要帮着盖不可。王洪文被捕后,王家压力很大。
  
  王洪文刚被抓起来,村里就来人撵王家的人搬出家门,并把王家4间房子给扒了,扒下来的砖瓦木料全拉走了。王洪武已没钱再盖砖挂面的房子了,只好盖了3间土房。因受王洪文的影响,他的村治保主任的职务很快就给撤了下来。
  
  王洪文的妻子叫崔根娣,是上海棉纺织17厂的工人。她同王洪文结婚后生有两男一女。王洪文从上海到北京担任党的副主席之后,曾向妻子提出过离婚。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被关入秦城监狱成为阶下囚之后,每年国庆节这一天,崔根娣都要带着他们的孩子从上海赶来探监,因为这一天是她与王洪文的结婚纪念日。这位平凡而善良的女工对找她谈话的领导异常平静地说:“王洪文犯了罪,你们怎么判我不管,可是我不离婚。他还年轻,又是苦出身,我要等他。”
  
  崔根娣还跟王洪文老家的弟妹们格外亲。王洪文被押秦城监狱后,她多次给王洪文的弟弟、妹妹写信,还多次从上海回开源村。
  
  江青女儿李讷艰难再婚
  
  李讷是北大历史系毕业的。“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叫她下去生活在工人农民中间。她到了江西省进贤县,在中办五七干校劳动。在那里,她认识了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服务处的一位同志。对于生活问题,毛泽东向李讷说过:“要在下面选择,找个一般人。”
  
  李讷和这位一般工作人员谈得来,产生了感情。这件事,毛泽东同意;江青不同意。李讷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干校与那位同志结婚了。婚后,就在五七干校劳动生活。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
  
  这件婚事江青始终不同意,与李讷闹矛盾。加上其他多方面原因,李讷与丈夫之间也渐渐生出一些矛盾,感情出现裂痕,后来离了婚。从此,李讷便独自带着儿子生活。
  
  我不断去看李讷。开始只是谈她的身体和孩子,次数多了。便谈到了婚姻问题。我劝道:“还是组成个家庭好,我帮你找个男朋友吧。”她沉默片刻,轻轻叹口气:“唉,我妈妈是‘四人帮’,坐监狱呢……谁肯找我呀?
  
  我赶紧说:”不要那么想。你妈妈是‘四人帮’,你爸爸还是伟大领袖呢。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就是历史!你还是找个人好,小尹还要帮你忙呢。“
  
  我说的小尹叫尹荆山,也曾工作在毛泽东身边。李讷听说了,很受感动,望着我问:”小尹那么小,还想这事“,我笑道:”多少年了?小尹可不小了,都四十多岁了,当经理呢!“
  
  劝说过李讷,我看到她并不坚决反对,便开始暗暗物色。1984年,战友王景清来看望我和银桥,我发现机会来了。
  
  王景清是1940年参加革命,原在中央警卫团当门卫,后调剂少奇那里当警卫队警卫。他离婚了,独身一人,是离休的师职干部,也想建立一个家庭。
  
  我觉得条件不错,就向他介绍李讷。他当警卫时常见到李讷,印象很好,他不好意思,不讲什么,但我从他眼神里明白了一切。我就领他去看望李讷,去过几次,虽然没说到这件事,但两个人的心意已经从神态里表露出来。
  
  李讷在中央办公厅秘书局资料图书处工作。报告上交后,迟迟不批。李讷对我说了,我就去找处长,处长帮忙催问几次。过了一段时间,报告终于批下来。
  
  1985年冬,李讷同王景清正式结婚。只在家里摆了一桌酒饭,简单朴素,符合毛泽东生前的习惯。参加婚礼的人不多,只有叶子龙和女儿叶丽亚、离休在家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康一民、还有李银桥和我。
  
  杨尚昆同志得知消息,送来一副被套,一包巧克力糖。他知道李讷小时候爱吃巧克力。还写了贺词,把全家人的名字都签上了。
  
  婚后,李讷生活是比较幸福的。王景清同志身体好,有朝气,兴趣广泛。李讷书法、绘画很好,王景清也能写能画,参加了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书法班,还参加了北京军区离休老干部合唱队。王景清关心体贴李讷,照顾李讷,采购、做饭一应家务自己全部担起来。
  
  李讷身体不好,常去医院,他便一早去排队挂号,陪李讷看病。他也帮李讷去监狱看望母亲。江青见到这位女婿,很满意。她说:“老王啊,你年轻时一定很漂亮。你50多了还这么精神。你们是谁帮忙介绍的?”王景清说:“李银桥和韩桂馨。”
  
  江青停了片刻,只说了一句:“银桥和小韩阿姨是好人。”
  
  想不到江青被审判时竟是这样评价毛主席的!
  
  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和红小兵压得抬不起头来,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
  
  曾汉周(按铃警告):“你再扰乱法庭,就取消你的辩护权利。”
  
  江青:“对不起,我可以方便一下吗?”
  
  曾汉周:“带被告人退庭方便。”
  
  江青(站起身):“算了,我不去了,我要念一念《我的一点看法》,你不反对吧?”
  
  曾汉周:“你可以念。”
  
  于是,江青拿起了两页纸,站起来宣读《我的一点看法》。那标题,似乎还算“谦虚”,只是“一点看法”而已。据说,那是因为她要学习毛泽东──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只写了一篇八百多字的《我的一点意见》,就把陈伯达打倒了。如今,她写的《我的一点看法》,总共不到两页,用钢笔竖写,还没有八百字哩!不过,她的“诗一般的语言”,充满火药味,是“浓缩的精品”: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投降叛变,授人以柄。
  
  要害问题,两个纲领: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继续革命;以三项指示为纲,以目混纲,修正反党。穷凶极恶,大现原形。掩盖罪恶,画皮美容。树立威信,欺世盗名。标新立异,妖言惑众。弥天大谎,遮瞒真情。偷天换日伎俩,上下其手劣行。张冠李戴──强加,移花接木──暗中;转移人民视线,栽赃嫁祸他人。无耻吹捧自己,妄图洗刷臭名;罗织诬陷中央文革,迫害灭口有关知情;双手难掩天下耳目,修正主义螳臂之辈。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乃是人民大众英雄。
  
  江青读毕,接着说道:
  
  “要为真理斗争,我的声明如下:你们借助国家名义,拼凑了一个什么特别法庭,给我罗织了一大堆罪名,这些罪名一条也不能成立。我过去的一切都是根据中央的指示做的,我在工作中有错误,有偏差,但绝不是犯罪。……
  
  ”古代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们搞的就是这个伎俩。
  
  “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和红小兵压得抬不起头来,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
  
  ”关于这个问题(刘少奇一案),我的意见已经说过多次了,你们爱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吧,这个我也没什么。你们现在翻刘少奇的案,翻彭真的案,都是反对周总理,反对康老,都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文化大革命。全国人民能答应你们吗?……
  
  “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向毛主席负责。现在整的是毛主席。我的家乡有句老百姓的话:‘打狗看主面’,就是说打狗呵,还要看主人的面子。现在就是打主人。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为了毛主席,我不怕你们打。在毛主席的政治棋盘上,虽然我不过是一个卒子,不过,我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我认为我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过去我经常说:革命要有‘五不怕’:一不怕杀头;二不怕坐牢;三不怕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四不怕开除党籍;五不怕老婆离婚。这第五条对于我不成问题了,二、三、四条已经三年多了,我经受了,第一条杀头,我久候了!……”
  
  江青的“看法”何止“一点”。她在法庭上滔滔不绝,作此生此世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我是执行扞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
  
  “我现在是为扞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尽我的所能。”
  
  江青质问法庭:“怎么能把谋害人的和被谋害的搞在一起?说以江青为首的搞这个阴谋活动?”“你们承认不承认九大和十大?如果不承认,就是离开重大历史背景,隐瞒重大历史事件!”
  
  江青说起了自己当年跟毛泽东转战陕北,质问法庭:“战争的时候,唯一留在前方追随毛泽东主席的女同志只有我一个,你们躲在哪里去了?”
  
  江青又说:
  
  清君之侧,目的在“君”。罗织陷害,血口喷人。利用专政,搞法西斯。精神虐待,一言难尽。破坏政策,凶悍残暴。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杀我灭口,光荣之甚。最后,江青大声地说:“这就是我的回答!”
  
  江青的最后陈述,历时近两个小时。
  
  曾汉周:“被告人讲完了吗?”
  
  江青:“讲完了。”
  
  曾汉周:“请把你的原文交给法庭。”
  
  江青:“可以。”
  
  (将原文交给值警法警)
  
  曾汉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江青:“已经累了,到此为止吧。”
  
  曾汉周:“把被告人江青带下去。现在休庭。”
  
  此时已是上午十一时三十八分。
  
  病与绝望:江青上吊自杀的前尘后世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桥的住处高烧不退,因而被送进公安医院。与其它病人一样,江青要填写住院单。这次,她写的名字是:“李润青”。这再一次表明她对自己和毛泽东婚姻的怀念之情。“润”是毛泽东早年的使用的字,“李”是江青的姓,“青”则是江青的“青”。三月十八日江青高烧退了,体重减了几磅。她被转到“一套病房”接受住院治疗,病房内有卧室、卫生间和起居室。医生再次建议给她的咽喉施行手术,但她拒绝了,同时轻蔑地说:“我就不信你们敢不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在她日趋虚弱的时候,江青更常常想到毛泽东。她在枕边保存着毛的手迹,衣上别着毛的像章,床头柜上放着一张江青和毛泽东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每天清晨,当新的一天开始时,她都要背诵毛的诗词或阅读毛的《选集》。清明节到来的时候,她要求去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纪念堂,同时要求允许李讷带一卷白纸到公安医院来,她可以给毛做一个花圈。但她的这两项要求均遭到拒绝。
  
  江青觉得,应该抓紧时间撰写她的回忆录。每天早上,读过毛的书后,她就坐在摆有纸和笔的小桌旁。情绪高兴时,为了修正历史的记录,她还会就自己正在写作的手稿题目征求护士的意见。“《毛主席的忠诚战士》怎么样?”她问护士,或者:“《献给毛泽东思想的一生》!”她还会想到更富有挑战的题目:“《打倒修正主义,建立新世界》。”
  
  五月十日,江青当着众人的面撕碎了她的回忆录手稿,并要求到酒仙桥她的住处去。这一举动使周围的人大吃一惊,但是没有允许她这样做。五月十二日,因为听了江青的情况,李讷和她的丈夫来到医院看望江青,但江青拒绝见她们。五月十三日,她在一张《人民日报》的头版一个位置上潦草地写着:“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三日,政治局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制定了新的斗争路线,同时江青被任命为权力很大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负责人。
  
  五月十四日凌晨一点三十分,护士离开江青的卧室。将近三点的时候,虚弱而绝望的江青从卧室爬到卫生间。她用几个手帕结成了一个绳套,套在浴盆上方在铁架上。她用被和枕头垫在下方,以便自己能够得到打结的手帕。她将头伸进绳套,接着又踢开身下的被子等物……
  
  三点三十分,一名护士进来,发现她已吊在浴盆的上方。其他的护士和医生匆忙赶来,但已经太晚了。这位曾经集演员、政治家、文艺女皇和毛泽东妻子于一身的“白骨精”,在她七十七岁的时候死去了。她的尸体重一百零四点七磅,比三月十五日进这家医院时轻了三点一八磅。
  
  当天下午,李讷得到了消息,来到医院签署了死亡通知书。不知是出于李讷的意思,还是因为中央办公厅官员的支持,李讷同意不举行任何形式的葬礼。三天以后的五月十八日,江青的遗体被火化了。李讷没有在场,江青或毛泽东的其他任何亲属都没有到场。李讷要求把骨灰盒送给她。这时,全中国和全世界对江青的去世是一无所知。一九九一年六月初《时代》周刊向全世界报道了这一消息。《时代》周刊报道说,据六月一日没有透露姓名的“北京方面的消息”说,江青“上吊自杀”了。消息还说,咽喉癌是她自杀的原因。几天以后,六月四日晚十一时,中国政府证实了《时代》周刊报道的主要内容,公告全文如下:
  
  “新华社北京六月四日电:本社记者获悉,‘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医期间于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杀身亡。江青在一九八一年一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九八三年一月改判无期徒刑,一九八四年五月四日保外就医。”
  
  “江华,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江青透过她的金属眼镜框盯着这位法庭庭长。江华似乎吃了一惊,但一会儿之后又冷静下来。“可以,你问吧。”“法庭是不是刑场?”江青说话就像律师开始盘问证人一样。“上次法警扭伤了我的胳膊肘,使我受了内伤,现在我的右手都抬不起来了。”她把她把左胳膊缓缓地放在右臂上,法官们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还有一件事,我们有约在先,江华你是知道的,我尊重法庭,可你们不让我说话,你们想妨碍我时就马上在法庭上叫人喝彩,作为对付我的武器。这就是你们对待我的方式,”江青说:“党内有许多事只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罢了,你们清楚,在那个年代,共产党做了哪些让你们抱怨的事。你们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个创造奇迹、三头六臂的巨人。我只是党的一个领导人。我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诋毁毛泽东主席!”
  
  当她讲到毛,就有一位法官插进来阻止她。江青冷笑着说:“既然你们不让我讲话,为什么不在我椅子上放尊泥菩萨来代替我呢?”江青投出一颗炸弹。“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她对静下来的法庭宣布:“那天晚上毛主席给华国锋写‘你办事,我放心。’的话,”她环顾四周,她的眼镜成了法庭中照相机的焦点。“这不是毛主席给华国锋写的全部内容,至少还写六个字:‘有问题,找江青’”。结果,法庭上又是大乱。江青在叫嚷中又吐出一个信条:“我无法无天。”阵阵铃声中,江青再一次被拖出礼堂,这时听众们鼓起掌来。
  
  秦城监狱大揭秘:江青的遗体竟是如此处理的
  
  着名的秦城监狱坐落在北京昌平县东北秦城乡,监狱的东院是与外界完全封闭的。江青住的是个大套间,有好几道岗,她可以看报纸、听广播、看电视,还自己织毛衣,读书、写作。江青的女儿李讷每两个星期来监狱探监一次,给她带些东西。
  
  江青身体不好,1984年5月4日有关部门通知她可以保外就医,然后,安排她住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
  
  1988年12月,毛泽东诞辰95周年纪念日,江青要求组织一个家庭聚会,未获批准,她将平时攒下的50片安眠药一次吞下,企图自杀,被看守发现后及时抢救脱险。以后,不再给她安眠药了。
  
  1989年3月30日,保外就医结束,江青又回到秦城监狱。回监狱后,医生检查发现她患有咽喉癌,建议做手术,江青坚决不同意,她说:切了咽喉就不能说话了。
  
  1989年11月,中共中央批准江青再一次保外就医。在提及住处时,江青提出要么回中南海毛泽东的故居,要么回到她在“文革”期间的“小据点”——钓鱼台国宾馆的17号楼。这些要求遭到拒绝。于是,她当着中办有关人员的面,用右手的一侧在脖子上抹了一下,意思说:你们不同意,我只好再次自杀了。后来,中央办公厅有关部门又在北京酒仙桥附近替她找了一幢独门独户的二层小楼,并且安排了一位女护士照料她,她才默认了,开始接受治疗。
  
  《江青全传》记载,1991年2月15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桥的住处高烧不退,因而被送进公安医院。与其它病人一样,江青要填写住院单。这次,她写的名字是:“李润青”。这再一次表明她对自己和毛泽东婚姻的怀念之情。“润”是毛泽东早年的使用的字,“李”是江青的姓,“青”则是江青的“青”。
  
  3月18日江青高烧退了,体重减了几磅。她被转到“一套病房”接受住院治疗,病房内有卧室、卫生间和起居室。
  
  此时,医生再次建议给她的咽喉施行手术,但她拒绝了,她说:“我就不信你们敢不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怀念毛泽东
  
  在日趋虚弱的时候,江青更常常想到毛泽东。
  
  她在枕边保存着毛的手迹,衣上别着毛的像章,床头柜上放着一张江青和毛泽东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
  
  每天清晨,当新的一天开始时,她都要背诵毛的诗词或阅读毛的《选集》。
  
  清明节到来的时候,她要求去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纪念堂,同时要求允许李讷带一卷白纸到公安医院来,她可以给毛泽东做一个花圈。但她的这两项要求均遭到拒绝。
  
  江青开始抓紧时间撰写她的回忆录。每天早上,读过毛泽东的书后,她就坐在摆有纸和笔的小桌旁。情绪高兴时,为了修正历史的记录,她还会就自己正在写作的手稿题目征求护士的意见。
  
  “《毛主席的忠诚战士》怎么样?”她问护士。或者:“《献给毛泽东思想的一生》!”
  
  她还会想到更富有挑战的题目:“《打倒修正主义,建立新世界》。”
  
  5月10日,江青当着众人的面撕碎了她的回忆录手稿,并要求到酒仙桥她的住处去。这一举动使周围的人大吃一惊,但是没有允许她这样做。
  
  5月12日,因为听了江青的情况,李讷和她的丈夫来到医院看望江青,但江青拒绝见她们。
  
  5月13日,江青在一张《人民日报》的头版一个位置上潦草地写着:“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文化大革命中的1966年5月13日,政治局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制定了新的斗争路线,同时江青被任命为权力很大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负责人。
  
  过了一会儿,江青又认真地写道:“主席,我爱你!您的学生和战土来看您来了。江青字”。这是她在生前留下的最后的话。
  
  自杀身亡
  
  5月14日凌晨1点30分,护士离开江青的卧室。然而,当3时30分值班护士进来时,江青已经自尽气绝了。据推测,江青是趁护士走后,把平时精心留下的几张手帕连结成一根绳套,然后垫上被子和枕头,江青站在上面,将绳套的一头套在浴盆上方的铁架子上,另一头套住自己的脖子。大约3时左右,断气死亡。
  
  江青曾多次尝试过自杀。三十年代,因为与唐纳发生纠纷,江青谈到过自杀。1976年被捕后,绝望使她再次产生自杀的念头。1984年9月,因拜谒毛泽东纪念堂的请求被拒绝,江青曾把一根筷子插进喉咙,因为发现及时,被抢救了过来。1986年5月,因为对处境不满,她曾用几只袜子结成一个绳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一次,江青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来源:凯迪网—史海钩沉)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1. 浩宇新天说道:

    许多年过去了,这些历史人物的资料应该成文的面世,可以在书店里出现,因为他们是革命者,后来人只需要知道她们的人生经历就行了 !!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