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牢骚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哇事录首页 > 草民牢骚 >

车站一声枪响,庆安官场应声全面崩塌

时间:2015-05-15 09:44来源: 哇事录 作者: 阅读:2728 评论:2条
36K

  作者:淡烟疏雨
  
  庆安县警察开枪打死徐纯合一事,被舆论持久关注,终于引发最高检和公安部到庆安调查。民警李乐斌一声枪响,打醒了全国人民,还将引发什么后果,尚待来时。但在庆安,业已引发一场全面的官场崩塌,连续余震,不是虚话。
  
  有扎堆儿的一系列事实为证——
  
  先是在李乐斌开枪之后,第一时间去安慰、压惊的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引起民愤,被举报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和妻子吃空饷等罪,据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报道,董国生已经被宣布停职。
  
  董国生已经被宣布停职
  
  如果放在平时,庆安小地方的腐败小事即使有人举报,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而且他们有的是办法来封锁消息。但庆安一下子因为徐纯合之死,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地方;民间举报遂一下子活跃起来,就好比乡村看社戏一样热闹非凡。如果说是民意的狂欢,那也是压抑太久所致呵。
  
  副县长董国生刚刚被停职,县委书记孙景山也惹上麻烦了。网友举报:董国生被停职只是第一步,他还涉及到与县委书记孙景山一起贱卖县热电厂、县粮库等问题。当然,他还要解释明白他与县里某些开发商之间的关系。
  
  人们有理由和举报人一起坐等绥化市纪委发布的关于董国生双规的消息,坐等公安部门关于他家族发财史中某些传言的侦查结论。当然,也包括孙书记。
  
  公安部大员来到庆安,庆安人民积累的怨愤都要找到一个出口了,民办教师孙广旭、陈船明举报庆安县大批官员涉嫌买卖300个教师编制,而且列举了一个详细的表格。庆安县买卖教育系统编制大名单,一个编制约3万到5万元,共300个编制被卖出。举报人不怕被打击报复,等纪检人员来调查。因为他们列举了自己的姓名和电话,他们的勇敢和诚意也是不怕核对的。看来庆安教育部门的地震也大抵在所难免。www.hashiliu.com
  
  差不多同时,庆安县检察院职员举报检察长魏鹏飞腐败违纪,也有详细的事实和数据。因为上访如果遇阻不让登车最后倒毙如徐纯合也不是个例;现在大员下访,正是递呈子的好机会。
  
  微博消息,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纪检部门明天将过来调查庆安县检察院职员举报检察长魏鹏飞腐败违纪情况,办案的速度似乎也加快了。
  
  @胖纸天佑哥在微博持续地关注徐纯合被杀案,他看了财新网记者对徐纯合事件只采访单边信息源的报道后,质问:徐纯合案之关键:一,事件起因到底是不是截访?警察有没有权力阻止徐纯合上车?二,警察在暴打徐时,徐该不该反抗?徐纯合抢下警察向他行凶的凶器后该不该还手?三,警察制止徐纯合打自己的时候,此时是双方械斗,还是徐要致警察于死地?四,徐有抢枪的行为吗?五,警察一定要一枪击毙徐吗?
  
  他一不作二不休继续爆料:哈铁公安处处长汪发林、哈铁公安局刑警支队长赵冬滨,俩人在2号当晚对徐纯合被枪杀一案定性为徐袭警在先,民警李乐斌受到严重威胁后开枪,并报告省领导,同时赵冬斌接受新华社,人民网采访,将案件定性为袭警,隐瞒真相,欺骗公众,欺骗省公安厅。
  
  他且又披露了一个重大的隐情:“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某处长,你在上海奉贤海湾国家森林公园接到李乐滨打死徐纯合的电话时,是不是当时就知道那五岁(实际七岁)的孩子是人家死者自己的孩子?你有没有说打死了无所谓?你有没有叫手下看看网上有没有扩散,如没有就赶紧封锁消息?”
  
  他连续发微博:“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某处长,你最好早点公布庆安火车站现场多角度未经剪辑的监控视频。我刚才发布的你在上海奉贤海滨国家森林公园的事情也不继续深究了,包括你在哪儿吃饭,现场说了啥,晚上坐几点的飞机回的哈尔滨那些就不发布了。你只要向公众还原真相就行,平息公众疑问,你到了这步儿不容易,明白?”
  
  而另一个博主@王明德5举报庆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兼交警大队长王向阳:庆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兼交警大队长王向阳,涉嫌在2013年“10·02”特大交通事故逃逸并致一死一伤的死亡案件中犯有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将事故责任认定书负全责的犯罪嫌疑人王长久抓捕后人车放行,至今未立案并逍遥法外,反将受伤者拘留,死者哈尔滨人王福,儿子王海红13664571738。
  
  庆安官场一时塌方连连,余震不断。
  
  官场的腐败本来几乎是一个地方的常态——多么可悲啊——不然哪有徐纯合这样的老上访户呢?问题存在那里,不让上访不是更加违法吗。枪响了,徐纯合倒在了候车室,庆安有关方面的拖延、隐瞒甚至如董国生副县长的急切的慰问之举,引发了无法止息的关切,这是正义的,因为这枪响关切到每个人,枪有可能打你我他。我们都被震撼了,惊到了。
  
  因此,庆安成了千载难逢的好舞台。那些有话可说但无机会的人,一股脑儿,***火山爆发一样,集中的爆料了出来。我们不知道,那些个被爆料的事主,都会不会轻易过关。如果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处长那话属实——“打死了无所谓?”——那也不奇怪,说明他们上上下下的指导思想原本就是这样,也无须隐瞒和藏着掖着。只不过,他们以为,只要封锁消息就够了,死个人是可以轻松搞定的小事一桩。但他们可能太忙于事务,太忽视网络的力量,他们并不能掂量出大小。
  
  这次庆安的枪响,必然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记录。这声枪响,余音绕梁,回声悠远,已近两周了。(来源:新浪博客)


(责任编辑:哇事长佬)

标签:

------分隔线----------------------------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公众号:哇事录(washilu)↓
公众号:新手妈妈怎么办↓